央美建筑系列讲堂 | 刘家琨——作品选编

2023-12-20

| 央美建筑系列讲堂 |
2023年11月29日,家琨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刘家琨先生将受邀来到中央美术学院,带来"央美建筑系列讲堂"的第十六次讲座——《刘家琨作品选编》。


| 讲者内容 |
本次讲座中刘家琨先生选取了自己多年工作中的7个项目——鹿野苑石刻博物馆、再生砖、胡慧姗纪念馆、苏州御窑金砖博物馆、松阳三庙文化交流中心、二郎天宝洞白酒博物馆和西村大院——这些项目类型迥异,但都与本地文脉、现场状况、当地事件有着密不可分甚至血肉相连的关系。通过这七个作品,刘家琨试图表达他们一直秉持的理念,即尊重地域文脉、关注社会现实、融入现场环境,致力于将传统文化内涵转移成当代建筑语言,带着现实感解决当代建筑事宜。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的关键词是 “与自然共生”,刘家琨把场地的竹林、建筑、林间空地都看作平行的元素,通过体量的围合塑造不同氛围的“厅”,用传统园林的方法组织动线。在建造技术上,刘家琨采用砖模混凝土的方法应对当地工人工艺掌握限制的现实问题。在博物馆的采光、通风和景观设计方面都践行了低技的“土生态”理念。


再生砖和胡慧姗纪念馆是汶川地震后刘家琨主动提出并且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影响较大的两个设计。再生砖把废墟破碎了作为骨料,秸秆切断作为纤维,循环利用现有材料进行灾后自救,实现了精神再生和物质方面的再生。胡慧姗纪念馆则以“个人记忆”、“集体记忆”为主题,通过一个在地震中不幸离世的普通的15岁女孩生前的日常物品,纪念汶川大地震中逝去的所有。



苏州御窖遗址园暨御窑金砖博物馆,关键词是 “砖的编年史”。博物馆展现御窑金砖从地方到皇都的历炼过程。建筑采用周边围合的布局,借助体量高度遮挡南边小区,隔绝喧嚣,营造园林式的内向型空间。博物馆主体则是对砖窑和宫殿意象的综合提炼,它不是砖窑,也不是宫殿,而是兼具“砖窑感”和“宫殿感”的当代公共建筑。博物馆建筑群使用当代广泛应用的各种砖料构筑,层层递进,烘托出金砖。不仅是关于金砖的博物馆,也是一部从古至今的砖的编年史。



刘家琨用“泥鳅钻豆腐”这一菜名形容浙江的松阳三庙文化交流中心项目。在项目中,刘家琨用审慎的眼光保存场地现存的连续、细腻、丰富的历史断层,把现状的废园子与古城的街巷打通,引入一条窄处为廊、宽处为房、蜒连续的深红色耐候钢廊道,延续文化脉络的同时植入新型业态。廊道整体均为一层,高度低于老建筑檐口,如低平的“ 展台”衬托作为“展品”的保留建筑。同时,更新系统作为结构整体“轻落”在场地上,如船浮于水面,避免深基础对于场地的破坏。




二郎天宝洞区域改造的关键词是 “亭台楼阁”。刘家琨采用文学叙事的组织方式,将多个空间功能节点的内容串联形成连续的空间剧情;游览路线注重节奏安排,根据场地的位置、高差、情态,组织变换空间的明暗、开合、隐现,使整体流线张弛有度,跌宕起伏,丰富游客的参观体验。建筑基本功能区采用清水混凝土和本地石材浇筑砌叠,形成基座,融入山川地貌。橙红色耐候钢架构悬挑于基座之上,亭台楼阁,轻盈飞扬,传达出栖居于山水的东方古典想象。



西村大院的关键词是 “大院”、“竹下”。方案的灵感来源是本地人民热爱的竹下休闲传统生活方式。西村大院的设计一反中心体量集合的城市综合体常见模式,采用外环内空的布局,环绕街区沿边修建,围合出一个公园般的超大院落。功能设施式的骨架设计,任由富于个性的世俗生活自由填充,又被大院的巨大尺度所归纳,最终形成“市井立面”,传达出群体创造的丰富表现力。一条架空休闲跑道巡遊大院并攀升至屋顶又环绕一周,为跑步和骑车人们带来了自由兴奋的超常体验。作为讲座的收尾,刘家琨借助西村大院的“市井立面”引出了建筑师在设计中的尺度控制问题,认为建筑师的考量应该为他人的加入、后续的变化留有余地。




| 论坛内容 |
论坛环节由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教授朱锫主持,论坛嘉宾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中央美院访问教授、著名理论家、评论家周榕,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著名建筑师王辉,清华大学及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导师、直向建筑创始人、著名建筑师董功、中国室内装饰协会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执行长陈焕蓉、清华院高级建筑师李文虹。

周榕教授引出了有关建筑的社会性和建筑学专业性差异的讨论。刘家琨认为大众关注的建筑和建筑师自我欣赏的部分总是存在差异。董功赞成建筑的社会学和建筑学认知一直存在距离,且大众的认知一直动态变化,但建筑师仍应坚持对建筑学核心知识的追求。
关于设计过程中商业逻辑的考量,刘家琨认为我们通常所批评地商业是产品量化地自我重复。实际上,商业和建筑作为社会中很重要的两个专业,应当相互尊重。面对具体设计,无论其类型,要考虑项目的资源和问题,想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就要识别项目的能量和动力。
谈到自己建筑师和作家的双重身份,刘家琨认为这并不矛盾。在国外,建筑师同时是知识分子的情况十分常见,反而在国内,大家潜意识中建筑师与工程师的形象较为重合。建筑师是一个综合性的素养,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是一个全能的工匠系统,大学中现行的论文优先的评价机制并不适合建筑学。

刘家琨评价自己是“中华田园建筑师”。认为建筑师有两类,一类是矶崎新这样的理论思想家型,一类是手艺匠人型。如果光是理论性的,最后会空洞。如果光是手感型的,危险是会过于具体。建筑学行业里需要不同的人互相激励、互为营养。 

王辉认为鹿野苑对刘家琨既是职业生涯坐标系起点,又是自我要回归的原点。刘家琨认为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味的勇攀高峰,成长过程中人会先不断地往外生长,到了某个技术、技能都成熟,可以自我支撑的节点,应当回过头来寻找自己的个性。

在学生问答环节中,刘家琨讨论了建筑师的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认为理想主义是从事建筑行业必须的品质,适时的后退和妥协并不代表溃败,而是内在的自我关于理想主义的坚持。对于传统文化与现代建筑语言的关系,刘家琨认为传统是一个系统,而传统建筑是系统里一个学科的某种成果。而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也会成为一个系统,不应当用过去的技术性成果作为原点来指导现在的系统,而应该是系统与系统同构地推进、继承发展。

论坛的最后,学生提到了生长环境对建筑师的影响。朱锫院长总结这是一个地理文化论的范畴,人类最原始的生存塑造了人特定的性格、文化,这使他很适合特定的地理环境。建筑师也需要对气候、地理环境、潜在文化有更敏感的认识,而不仅拘泥于事物的表象。   


| 讲者简介 |
刘家琨于1956年出生在中国成都。读书时,建筑并非他的首选专业,因为最初他想成为艺术家。他听说建筑与绘画相关,因此报考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现重庆大学),但当时他并不了解建筑师这项职业。1982年毕业后,他在成都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了两年,而他并不喜欢这段经历。因此,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自我探索之旅,前往中国西部的西藏和新疆,在那里冥想、绘画和写作,创作了几本小说,同时还在文学院以作家的身份正式工作。1993年,他应邀参加了老同学的一场建筑展览。看到展出的未实现的项目,他突然重新燃起了对建筑的兴趣。1999年,他终于在家乡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开启了他晚成的建筑师生涯。

刘家琨保持着对中国多重传统开放的视野, 怀着在现代和传统间取得兼容的信念,致力于将东方的文化内涵转译成当代的建筑语言。他的设计作品体现了当代建筑理念和对传统的精神继承,传达出中国当代建筑罕见的将个人记忆与集体记忆交融激荡的卓越品质。他始终秉持着对满足人们需求的纯粹信念, 不断探究建筑中的适宜技术。他的许多作品阐明了中国民众公共生活与城市文化空间相互交织的关系。 

刘家琨主持设计的作品被选送参加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等众多国际展览,并担任英国伦敦蛇形美术馆2018位于北京的首个国际展亭委任项目的设计师,多次在中外重要国际期刊出版。曾获得建筑实录中国奖、亚洲建协荣誉奖、远东建筑奖、WAN世界建筑新闻奖,德国设计奖, 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等多个重要奖项,并应邀在法国巴黎建筑与遗产城博物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巴黎夏佑宫等多所院校及机构开办讲座。


“央美建筑系列讲堂”(CAFAa Lecture Series)由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于2018年发起,旨在立足建筑学术前沿,邀请当今世界最杰出的学者、教育家、建筑师、艺术家展开研讨、讲座、会议等多种活动,共同建构批评、包容、开放的国际建筑学术平台。该系列已成功邀请雷库哈斯(Rem Koolhaas)、矶崎新(Arata Isozaki)、伊东丰雄(Toyo Ito)、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威尼·马斯(Winy Maas), 莫森·莫斯法塔维(Mohsen Mostafavi)、 卡洛斯·爱德华多·科玛斯(Carlos Eduardo Comas)曹汛、崔愷等多位学术巨匠进行讲座及会谈。


主办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

承办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学术部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对外交流部

协办
中央美术学院TEXTENT学社